做自己喜欢的事:总经理助理辞职当农夫 理财规划师干起保洁员

编辑:凯恩/2018-11-11 01:31

  虽然有热情,但郑玲接第一单保洁生意时,还是忐忑不安,但客户的友善很快就让她放松下来。“你擦的地板太干净了,我从来没擦过这么干净”,这样的评价让郑玲感到,自己擅长做家政,而且把脏乱的环境整理得干干净净,从中获得的成就感是之前没有的。很多最初不理解郑玲的朋友,看到她的状态后,也都觉得她选对了工作。不过,郑玲没有把从事保洁工作的事告诉父母,因为不想父母替她担心。

  原先工作与性格不符

  广告人 →甜品师

  郑峰毅然辞职,到山里当普通农场工人,与农场十几名工人一起劳动、吃饭。生活比以前要苦很多,还要忍受孤独,但郑峰知道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:“我是从农村出来的,从小对土地就有亲切感,在‘猪小惠’,我的心里特别舒坦,因为我心中有个‘农夫梦’。”

  早晨7点,胡倩已经来到位于马巷的甜品工作室忙碌。这一天,她有三个蛋糕订单,其中一个是酒业公司答谢宴上要用的甜品台,对方特别提出,蛋糕上要体现出红酒元素。胡倩经过一晚的思索后,决定用巧克力做一瓶“红酒”,这是她第一次挑战这种创意。蛋糕全部做好时,已经是下午3点了。

  放弃“打酱油的工作”

  胡倩的朋友赵小姐也由衷为她感到高兴。在胡倩还一边上班一边做甜品时,赵小姐就屡次鼓励她,勇敢跳出去,去做喜欢的事,说不定她能成为“网红”——因为她有美貌,会舞蹈,还会做甜品。

  理财规划师→保洁员

  薪水低了但心情更舒坦

  何玉华认真细致的态度也得到了许多顾客的认可,有些人已经把她作为指定的摄影师。何玉华刚做摄影师时,还担心没有足够客源,但现在,她的作品已经成为最好的广告,吸引越来越多人上门。

  郑玲在大学毕业后不久,就到世纪中心的一家金融公司工作,成为理财规划师。当时,郑玲每天不是在办公室接待客户,就是在咖啡厅跟客户约谈。客户来自不同行业,要帮他们规划财产,就需要对不同行业有较深的了解,因此学习压力比较大。此外,工作要求每天着正装,时刻保持严谨的状态,这让性格随意、喜欢轻松的郑玲很不适应。

  保洁工作给郑玲发挥特长的空间。郑玲 供图

  放弃年复一年的工作轨迹,做喜欢的事态度变得积极

  保洁工作给郑玲发挥特长的空间。郑玲 供图

  何小波的父亲是做搭竹架的包工头,回到漳州老家的何小波挣扎许久后,选择跟着父亲一起干。最初父亲反对,因为搭竹架是苦力活,又危险,每天扛着数十斤重的竹子在高空上来来回回,风吹雨打。不过,父亲也说,如果做得勤快,一个月收入可达6000元以上,比何小波原先的3000多元高多了。

  放弃光鲜的办公室生活,何玉华拿起她喜爱的相机,成为摄影师。 何玉华 供图

  幸好,一切都慢慢步入正轨。从小学习拉丁舞和钢琴的胡倩虽然没有美术功底,但她说“可以触类旁通”,给蛋糕披上“艺术外衣”,如今她自学掌握的蛋糕造型已达100多种。更重要的是,胡倩说她有更多时间回归家庭,带着儿子到翔安的田间地头玩耍。

  坐在敞亮的写字楼办公室里,在键盘上忙碌,时而捧着文件夹,穿梭在各部门间,小憩时来一杯咖啡——这大概是很多人梦想的工作场景;不过,有些人却对这样的办公室生活感到疲惫,他们主动辞去工作,希望“能给自己的生活换换跑道”,到基层一线、甚至是田间地头,去尝试不一样的工作。

  公司文案→架子工

  虽然身体上感觉到很疲惫,但何玉华说,摄影给她带来了心态上的转变。很多人以为她每天不用打卡上下班,天天睡到自然醒,其实她每天早晨7点就起床了,还要迅速安排好一天的工作,并立刻行动起来。以前,何玉华偶尔会把工作带回家继续做,但有时一晚上连电脑都没打开。如今,要是哪天浪费了时间,没有完成计划,她都会感到愧疚,并想办法补上,“以前每天就是盼着下班,现在感觉每天都很充实”。

  自学掌握100多种蛋糕造型,朋友羡慕她“勇敢跳出去”

  其实,还在企业工作时,郑峰就想在莆田老家,或者他太太老家武夷山,找一块地种,但一直未能如愿。几年前,他认识了“猪小惠”生态农场的老板,还参观过农场,十分认同循环农业的理念。农场老板原先也是白领,也是因为土地情怀,返乡当农夫,所以很能理解郑峰的心情,于是就抛出橄榄枝,邀请他加盟。

  何小波说,以前坐办公室常常嫌无聊,现在想来那完全是享受。如今,他已经黑得朋友都认不出了,每天早晨6点多就要出门,有时赶工程,大中午也要干活,一天要工作十多个小时,每天都累得全身酸痛,一洗完澡就能睡着。

  总经理助理→农场工人

  但胡倩还不能收工,她还要将蛋糕安安稳稳送到客户的手里。“送蛋糕感觉比运送弹药还要谨慎”,蛋糕是艺术品,也是易碎品,一不小心,且不说蛋糕可能整体变形,只要一个摆件掉落,整个蛋糕也会毁掉,因此,胡倩连经过减速带时都会特别小心。只有将蛋糕完好地送到客户手中时,胡倩才会长长舒一口气。

  胡倩一天要接数个订单,但她已经习惯这样的工作节奏。 戴舒静 摄

  郑峰难舍土地情怀,干脆辞职当农夫。 戴舒静 摄

  一边是在能看到海景的办公室做理财规划,一边是拿着抹布、水桶做保洁,您会怎么选?25岁的郑玲就选择凤凰彩票(fh03.cc)当保洁员,每天工作8小时,一周休息半天。这样的转变看起来是“大落”,但郑玲说,她现在的薪水比以前的3000多元多了近一倍,更重要的是,她做得很开心,所以会继续做保洁员。

  当摄影师听起来是很文艺的事,但其实是苦力活。以前,何玉华每天会穿高跟鞋、化妆打扮,如今却成了“女汉子”。每次外拍,她都要带两台相机、脚架以及各种道具、服装,加起来几十斤重,要装满一个双肩包和一个拉杠箱。拍摄兴奋的小孩子时,她常常要追着他们到处跑。即使不跑,她也要摆出各种高难度姿势拍摄,趴着、跪着,“我都不敢买裙子了”,拍完一组照片,都会累得筋疲力尽。

  从农村出来难舍土地情怀

  郑峰难舍土地情怀,干脆辞职当农夫。 戴舒静 摄

  这样的工作节奏和压力,在胡倩身上已经持续一年了。此前,胡倩曾做广告工作,压力也挺大,但和现在比,算是小的,但她说“这是我的选择,跪着也要爬完”。胡倩住在翔安,以前在岛内上班,每天都要赶公交车,工作时还一直惦记一岁多的孩子,这让她反复问自己:“这真的是想要的生活吗?”偶然,胡倩在网上看了烘焙教程,在没有人指导的情况下,成功做出一个生日蛋糕,并赢得家人朋友的赞赏,这给了她很大的信心。当时,就有朋友建议,可以做出来卖了。胡倩又尝试了几次,也都获得好评。于是,胡倩做出辞职的决定。

  半年后,郑玲辞职,新工作却让周围人大跌眼镜——她成为家政保洁员。外人觉得难以理解,但郑玲“心里有数”。生活中的郑玲非常爱干净,甚至有点洁癖,每天进家门后第一件事是洗手,从外面买回东西,都要擦干净再放进冰箱,睡觉前一定要把手机用布擦干净。以前家里请保洁员,她都要反复交代,但还是很难达到她的要求。郑玲说,假如她从事这一行业,一定会做得很好。

凤凰娱乐(fh03.cc)

  销售协调员→ 摄影师

  “猪小惠”生态农场的老板朱惠珍夫妇也热情欢迎郑峰的到来。她说,生态农场的涉及面广,需要各方面人才,因此希望更多喜欢农业的人都在这个开放平台实现自己的梦想。

  扛着大竹筒在竹架层上穿梭的何小波(化名),今年24岁,身上穿着破旧的polo衫,皮肤黝黑,脸上略显疲惫。很难想象,半年前,他还是模样白净、书生气十足,身着白衬衫在一家互联网公司里做文案工作,轻轻松松,甚至还能偷偷上网看直播。

  想当“农夫”可不只郑峰一人,来自海沧青礁院前社的陈俊雄也是这么选择的。陈俊雄原先办了一家铁件加工厂,一年能有数十万元的收入。本来的生活顺风顺水,陈俊雄却想变一变。院前社的很多村民都放弃了种地,一天到晚也没做什么正经事,陈俊雄想改变这样的状况。

  当农民给陈俊雄不少快乐。 陈俊雄 供图

  风吹雨打中收获勇气

  胡倩一天要接数个订单,但她已经习惯这样的工作节奏。 戴舒静 摄

  郑玲的心态也在保洁工作中成熟了不少。一开始当保洁员,郑玲会不自觉地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很低,洗完手,不用客户家的擦手布,用卫生间,也要事先征得同意。后来她慢慢发现,这样做只会让自己与客户的距离越来越远。而且,把自己放得太低,时间久了,自己也会用“高低眼光”去对待别人。“处在高处时,要把人当人看,在低处时,要把自己当人看。”郑玲慢慢学会以平等的眼光来看待她和客户的关系,客户也都很喜欢她,这让她感觉更舒心。郑玲说,她会向着更高目标发展,但她只有不断积累经验,未来才会有更好的发展。

  何小波说,在公司工作近一年,他“完全是打酱油的”,每天朝九晚五做着琐碎的事,上班就是整理文字材料,想做就做,想休息就休息。工作虽然很轻松,但他没有感到一丝的快乐。几经考虑后,何小波决定辞职。

  放弃光鲜的办公室生活,何玉华拿起她喜爱的相机,成为摄影师。 何玉华 供图

  当农民给陈俊雄不少快乐。 陈俊雄 供图

  尽管搭竹架给何小波带来了“麻烦”,但这份工作也给了他勇气。何小波决定春节后不再搭竹架,但也不会再回到办公室“朝九晚五”,他决定去深圳找一份销售的工作,到那里去闯一闯。

  胡倩的很多朋友都很羡慕她现在的生活状态。“她的朋友圈除了晒甜品,还经常晒她跳舞、种花草、户外游玩、吃美食的照片。”在银行上班的张小姐说,这是让坐办公室的白领很羡慕的,但她也很佩服胡倩做出转变的勇气,毕竟原先的工作也是很体面。

  经过一番思考、调研后,陈俊雄决定召集村里的年轻人,把闲置土地利用起来种菜,而且要做出特色,留住年轻人。在台湾规划师李佩珍等人的帮助下,陈俊雄决定仿造此前流行的“开心农场”,建一片“城市菜地”。

  郑峰学的是法学,曾在多家知名企业工作。到了而立之年,郑峰却来了个大转变,到翔安大帽山的“猪小惠”生态农场打工。郑峰的选择让很多人无法理解,何况他的妻子和女儿都住在岛内,他却到大帽山“落脚”,只能每周四回家一次——周末时,农场是游客最多的时候,根本脱不开身。

  很多人想不通,为什么何小波放弃在厦门的轻松工作不做,非要回小县城做苦力活?也有很多人揶揄他“大学生还回来搭竹架”“这是打算子承父业呀”,不过时间久了,也渐渐没人说了。让何小波比较苦恼的是,他在大学时谈了女朋友,一直都想去见父母,但女朋友不同意,因为没有勇气把“搭竹架的工人”带回家,最终只能分手。

  新工作正好发挥特长

  “以前村民种地,每年每亩地最多3万元收入,现在通过‘城市菜地’,收入翻了几番。”村民看到了实惠,都争着想加入陈俊雄的农场,这让陈俊雄感到,放弃原先的铁件加工厂是值得的。

  坐在面朝大海的高档写字楼上班,经常出国出差,收入也不错,但何玉华却觉得累了,每天都在分析、处理数据,年复一年做的都是相同的事,工作7年觉得整个人都麻木了。于是,她毅然辞去销售协调员的工作,决定去做喜欢的事——成为摄影师,到“一线”拍生活。

  放弃月薪近万元的总经理助理职位,到农场里当农场工人,每月只有4500元,有人会这么做吗?今年30岁的郑峰就这么做,这样的转变看起来是不划算的,但他说,“坚持梦想的路上,过得充实、快乐”。

  父母得知后,完全不能理解:“早知道你现在做这个,还不如当时不让你上大学,初中毕业后,直接送你去学做蛋糕。”胡倩自己也面临着不小的挑战,她本是个爱热闹的人,在办公室里总是有说有笑,但现在独自在工作室里,只能在iPad上循环播放《甄嬛传》,让声音陪伴她。

  2014年5月,陈俊雄召集村里的“80后”“90后”,用置换、租赁等方式获得约40亩荒地的使用权。刚开始,游客只不过来摘摘菜,后来也有人想要留下吃饭,农场里也就开始有餐饮服务,慢慢还衍生出农家乐、古厝旅游等业态。

  新年伊始,有的年轻人或许又在思考“工作变道”的事。以下故事的主角都不约而同地提到,做自己喜欢的事,追求梦想,生活更充实快乐。